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race | 2nd Aug 2010 | 自選題 | (187 Reads)

當讀過很多書的網友 shmoo 問我是不是想成為一個 food snob,我突然醒悟到,自己可能太過認真!

就如博學多才的 shmoo 朋友所說,食物正宗與否,很難界定。你好比說,臭豆腐這道菜,在中國的不同地區,演繹的方式大相逕庭,一時又炸,一時又炒,但你很難去斷言哪種是正宗,哪種是不正宗,因為某程度上,每一種都是「正宗」。

另外,他又指出,每個人口味迥異,所以喜歡不同口味的菜,本來就沒什麼不妥,反正最重要都只是好吃與否。就好像雞,有人喜歡雞胸肉乾和粗的口感,有人卻喜歡雞腿肉的多汁和滑溜,但兩者之間沒有高低之分。就算是一些比較講究的食物,例如說小籠包,原意雖然是皮薄多汁,但卻有好些人偏愛皮厚少汁的小籠包,你又憑什麼批評他的口味?食物,最重要都是吃下去好吃,管他正宗不正宗。

說起上來,那天我在電視上看見 Alton Brown 教人做中國餃子。各位香港人可能不知道 Alton Brown 是誰,不過在美國,他卻可以說是烹飪節目主持人中最受尊重的一位。他主持的《Good Eats》,因為對食物的文化歷史尋根究底,對烹飪的科學作用認真研究,而一直深受好評。

在我剛剛提到的那一集中,Alton Brown 就教道:「中國人的雲吞皮,除了用來做雲吞,還會用來做鍋貼。」然後又用專家的口氣續道:「中國人做什麼都追求中庸,除了烹飪,其他方面一概如是——陰陽、黑白... 而在中國人的雲吞中,就包含了『飯菜』的原理。『飯』,要和『菜』互相配合,達到平衡。而雲吞,根據其本身的定義,就有最完美的『飯菜』——餡料和外皮的平衡、深思熟慮的餡料組合和對比鮮明的口感。例如,完美的鍋貼,就有金黃的外殼,和多汁的餡料。」

之後,他教授觀眾如何做出完美的中國鍋貼。他首先把豬肉、黑椒、紅椒、茄汁、黃色芥末醬、喼汁、brown sugar 和 cayenne pepper 攪勻做餡料,然後再放之在雲吞皮上,摺紙般包成意大利雲吞的模樣。煎好後,他說:「吃時蘸上海鮮醬或者蜜糖醬油,我保證你以後都不會再叫中國外賣!」

那些美國人看著照做,喜歡到不得了,說原來中國鍋貼那麼易做。有好些還把做法傳授給身邊的親戚朋友,讓他們都自己動手做比起餐館的還更加好吃的中國鍋貼。

之後隔了幾個星期,我上一位美國朋友的家吃飯。她說她今天做中國鍋貼,我聽罷滿心歡喜,心想有口福了。她興致勃勃的從廚房端出一大碟食物,我一看,卻居然是意大利雲吞形狀的... 中國鍋貼。她笑說:「原來你們中國的鍋貼那麼容易做,用的都是黃色芥末醬、brown sugar 什麼的,恰好我家裡全部都有。」

我立時頭頂冒汗,應酬道:「是嗎?」

「嗯!你記得要蘸著海鮮醬吃,簡直一流!是否做得比起你們館子的還要好?我的其他朋友吃過,都大讚!我簡直覺得我可以開中國餐廳賣鍋貼了。」

這時候我終於忍不住了,說道:「其實... 中國的鍋貼,不是這樣子的。鍋貼不是這樣包的,而且餡料裡面絕對不會有什麼黃色芥末醬...」

「哎喲!」她打斷我道:「根本就沒有所謂正宗不正宗,反正這個比起正宗的更加好吃就是了!」

「我不是要否定你這鍋貼好吃,而且它可能的確比起中國館子的鍋貼好吃,但我必須要說的是,它好吃還好吃,你卻總不能把它稱作中國鍋貼吧...」

「為什麼不能?我在美國開餐廳,幹嘛要管你中國人認為什麼才叫作『中國鍋貼』?用黃色芥末醬做鍋貼,摺成意大利雲吞的形狀,是改良了的中國鍋貼。」

「你把這鍋貼變得面目全非,還硬要當作中國鍋貼來賣,難道你不覺得有點不尊重中國文化嗎... 雖然正宗不正宗,和好吃不好吃沒有直接關係,但我們卻不能否定某些食品,的確有其正宗和傳統的做法,而且那傳統的做法,亦反映了那個民族的文化和歷史。我們當然可以改動其中一些材料和做法,以配合我們當地的文化,但總不能拿意大利雲吞當作中國鍋貼來賣吧...」

「Well, welcome to America!美國,就是這樣的了。多個不同文化,匯聚一處,然後就會衍生出每種食物的不同做法。你霸佔著『鍋貼』此名字,堅持它非包成餃子狀不可,思想未免太過狹窄了點!」

「思想狹窄的不是你嗎... 你連去了解一下中國鍋貼的傳統做法都懶得去做,甚至聲稱『根本沒有正宗不正宗』... 我們如果尊重別個國家的食物,難道不是應該抱住謙虛的心態,去了解每種食品背後的文化嗎?而不是懶得考究正宗與否,只論好不好吃?」

「好吃便行了,反正我們吃,都只不過是為了果腹,不是為了研究你滿口的那些什麼文化歷史!你真是一個不可一世的 food snob!」

說罷,她就一手搶走了我的碟子,然後氣沖冲地走回廚房。唉,好端端的一頓晚飯,又被我搞壞了。有時候我都不禁問自己,why so serious!


trace | 1st Aug 2010 | 自選題 | (1090 Reads)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把妹藝術(pickup art)在美國,竟然普及得形成了一種次文化。把妹藝術究竟由誰而創,源自何方,實在無從說起(雖然維基百科真是無所不知),但其受歡迎程度卻人皆可見。在網路上的討論區,我們經常都可以看到一大群男人,圍在一起,大肆交流把妹心得。那態度之認真和分析之深入,比起 NASA 科學家對太空的研究,實在有過之而無不及。 Neil Strauss 寫的《把妹達人》推出後,把妹藝術更是像病毒般,以驚人的速度擴散蔓延到全美各地,甚至進駐主流媒體,成為了 VH1 reality show《The Pickup Artist》的主題。

把妹藝術高深精妙,箇中的技巧和理論,也真不是三言兩語之間能一一說明的。不過,把妹藝術的基本宗旨,概括點說,就是「做賤男」(be an asshole),可謂完全顛覆了我們一般人對追女仔的認知。一般而言,一個男人,喜歡上了一個女人,當然就會想到要投其所好,百般討好。甜言蜜語乃指定動作,禮物當然也少不了。總之,只要一直對她好,堅持到底,終有一天會打動得到她。然而,把妹藝術卻完全反其道而行——喜歡上了一個女人,就更加要對她差,不時就奚落她漠視她,千萬不要顧及她的感受。至於送禮物?簡直就是大錯特錯!根據把妹藝術,只要掌握了這個基本竅門,你想要什麼女,就有什麼女,百戰百勝。

作為一個女人,起初我聽到如此荒唐怪論,當然不會相信。我心想,這堆男人,也未免太過看輕女人了吧?我才不會喜歡上什麼賤男!我怎會把自己的心,奉給一個根本不懂得尊重我的人?但當我看到一位把妹博客讀者的親身分享,我不禁開始有點動搖。他說他和老婆結婚七年,關係一直都很差,有幾次甚至差點兒離婚。幾年前,他在網上開始接觸到把妹藝術,在半信半疑情況下,開始嘗試在他妻子身上套用把妹藝術。以下為他們以前的典型對話情況:

(粗略翻譯)
婆:老公,我好肚餓呀。

公:老婆,咁你想食咩呀?

婆:唔知呀...

公:咁不如麥記呀?

婆:唔知呀...

公:一係去食雲吞麵?

婆:(聳肩)

公:KFC 呀?你唔係好鍾意食果度果個巴辣雞腿包架咩?

婆:下?都係既...

(於是兩公婆黎到 KFC)

公(向服務員):唔該一個 1 號餐,要香辣,百事,同埋蘑菇飯呀。(向老婆)你呢,老婆?

婆:我唔想o係度食。

公:下?你唔係話...

婆:我都冇話過我要食 KFC!

公:咁... 咁,你想食咩呀?你想食啲咩,你話俾我知,我即刻帶你去啦!

婆:太遲啦宜家都。你都已經叫左野喇。

公:嗯... 咁好啦。咁你要啲咩呀?

婆(晦氣):咩都唔要。返到屋企,我求其再搵啲野食啦。

公:點解你要咁啫?

婆:咩點解我要咁啫?!我根本都冇話過我要食 KFC!

公:咁你想要啲咩呀?我帶你去啦。

婆:你唔好理我啦!!你買完你啲野跟住帶我返屋企啦!

公:我頭先叫左你幾多次叫你話俾我聽你想食乜跟住帶你去呀?!點解你成日都係咁?!

婆:咩咁呀?!唉,算喇!好明顯你由頭到尾都冇在乎過我想要啲咩,淨係識諗你自己!我根本由頭到尾都冇話過我想食 KFC,但你宜家就講到好似我唔想食係我既錯咁!但我根本一開始就冇提出過要黎呢度!

公:XYZ*$()@*$(@*()!!!

天啊!這不是我和前度以前經常有的對話嗎?我單單是想起都已經想死。對,可能這樣是「對我很好」,但就正正是他那種自以為對我很好的態度,使我更加怒火中燒。我根本就冇話過要去食 KFC!仲有,宜家明明係你逼我做決定去食乜,跟住你仲要講到自己好似好寬宏大量就曬我?雖然我已經好憎做決定,但我更加憎既係男人以為叫個女人幫佢做決定係「錫佢」!

各位男士可能只會認為那位女士刁蠻任性,不可理喻——我不會反駁,因為我認!但女人就係咁,I can't help it。我不知道各位姊妹看完有沒有一樣的共鳴,但我就終於開始明白為什麼當天我會對我的前度由珍惜感激,慢慢變成徹底嫌棄。

不過,言歸正傳,這位讀者在學懂了把妹藝術之後,局勢就完全扭轉了。大家且看他們今天的典型對話情況:

婆:老公,我好肚餓呀。

公:我都係喎,走喇。

婆:去邊?

公:你去到咪知囉。

婆:去邊啫?話我聽啦~

公(好唔耐煩,擰轉身換衫):妖!點呀?!你一係就坐o係度好似個公主咁咁問問題問成日,一係就跟住黎食。

婆(即刻換衫):...黎啦,話我知啦。

然後,他跟著下來不管帶她到哪裡去,她都再沒有任何怨言。

哇,如果當年我的前度學識咁樣同我相處,相信今日我地好可能仲o係埋一齊!男人經常以為做任何事之前問女人的意見,是尊重她,但女伴往往都只會回答:「是但啦」、「你揸主意啦」,然後男人又會再問:「咁去睇戲?」把波拋回來,女人聽到就只會越來越煩躁,用不耐煩的語氣回道:「唔知呀」希望男人明白自己的暗示。但男人往往只懂得再問:「一係去食飯?」女人當然更加惱,雙方說話越發晦氣,最後不歡而散!

男人可能覺得女人蠻不講理,但我們就覺得男人你太婆媽,連做個決定都做不了。我話左你話事就係你話事啦,怎麼又來問我意見呢?!我們不需要你們問我,只需要你們直接去做!

啊,我講左去邊呢...對了,總之,我開始發覺把妹藝術對於女性的心理的拿捏準確得驚人,完全參透了女人想要什麼樣的男人。不過可能會有人反駁道:「呢個 case,其實只係個男人冇主見啫,同佢係咪賤男冇關係!」我起初也是這樣想,但我再後來再看多幾個個案,越看就開始越不得不相信把妹藝術的真確度和有效度...

trace | 29th Jul 2010 | 自選題 | (106 Reads)

心理學家說
一個人快樂與否,不在乎他的錢財或者知識
反而最主要取決於他和身邊的人的關係
他身邊有否知心好友
他和家人的關係是否融洽

但當人可以醜陋到這樣的地步的時候
我寧可放棄快樂
都不要再對著這些人

你會說
人類乃群居動物 誰都避不了 
但只要不再付出感情 誰都避得了 


trace | 28th Jul 2010 | 閱讀理解 | (257 Reads)

最近面書上流傳這篇文章,是對年輕人很好的教材,尤其是對於我身邊 20-25 歲的同學來說。我們不再需要那些煽情的愛情散文,我們需要的,是像以下這篇充滿深度的文章。它充分地反映了獨立思考的重要性,教曉了我們做人。

如果你到了20歲,還沒到25歲 -- by 李開復 (前Microsoft副總裁、Google中國區總裁)

 (閱讀全文)

trace | 27th Jul 2010 | 自選題 | (37 Reads)

PicturePicture

Berkeley Gregoire's potato puffs...

雖然唔鍾意食,不過係幾靚幾金黃幾脆既。食食下隔離個美女問我地,我地食緊果啲係咩。我話 potato puffs,雲佬就成口白汁成口薯仔點點頭,然後順手遞過去俾個美女話:「Wanna try some?」美女當下第一個反應當然係微笑拒絕,但雲佬一再堅持,美女也就投降,喜孜孜的像小孩面對著一大堆新玩具那樣雙眼發起光來,挑了一件,隨即拿起咬了一口,整個動作乾淨利落,看得我很舒服。雲佬再問「Wanna try it with the sauce?」然後順手把白醬遞上,美女也就爽快地替咬了一半的 potato puff 蘸上醬汁,再吃一口,點頭道謝。看得我真舒服。所以我說,美女不是那種凡人請她吃東西她就耍手擰頭還以為自己不會貪小便宜顯得很大方得體的人,而是有人請她吃東西就爽快答應卻之不恭還吃得津津有味的人。不造作,不嬌柔,活在當下,想吃就吃,享受生活,而不是在任何時候都只想著減肥只想著他人眼光,那樣子才叫人看得舒服,吃得開心嘛。當然,這只是一個女人對女人的看法,絕不代表男人的立場。


Next